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信息 » 县市动态 » 正文

这是伊宁市不能不说的和谐“密码”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7日 13:13:20    作者:    点击:




伊宁市人民公园里的麦西来甫。

熟悉伊宁市和谐、和睦社会氛围的人们肯定有着相同的印象:在伊宁市,来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朋友都可以把酒言欢,无话不说;同样是在伊宁市,常常能看到语言不同、面容迥异的各民族朋友握手寒暄,随时能让你接触到一些以往并不熟知的少数民族朋友,他可能是俄罗斯族,也可能是达斡尔族,还有可能是锡伯族……

自然的,每当你走近伊宁市民的生活,与他聊聊和其他民族朋友的交往、交集的故事,“那都是尕尕的(小小的)事情”、“都是朋友,没事,有啥呢!”“他们比我们更需要帮助。”这样的话语,必须是关键词。

这是因为在伊犁这块土地上,大家的生活里,与不同民族的朋友交往,甚至在话里话外带出一点点少数民族口音,意味着自然、传承,像空气、水一样必需。接下来,就请您与记者一道,在伊宁街头的一个个故事中,寻根溯源,把问脉络,同声道出伊宁市那个不能不说的和谐“密码”。

这是来自彩色伊宁的“和·美”之风

今年伊宁市虽然比往年热的稍晚一些。但,新路街2巷29号的户主艾力·麦亥麦提还是和往年一样,5月7日,迎来了一批来自广州的客人。

“和我聊得最好的是一个姓黄的兄弟。我觉得,他虽然连‘黄’和‘王’都分不清楚,但我觉得这个广州人嘛,和咱们伊犁人没啥区别!”艾力老爷子笑着介绍刚刚结识的新朋友,又熟络地把20余位来自广州的朋友迎到家中,共话家常。

新路街2巷,是伊宁市喀赞其民俗旅游景区里的一条寻常巷道。随处可见的蓝墙、金属门和绿色葡萄蔓藤等艳丽的线条交织起来,就是喀赞其最美的风景。与艾力·麦亥麦提一样,喀赞其景区里分布着20多家唤做“家访点”的民居,走进这些民居,也就走进了伊宁百姓的生活。

“和艾力哥家一样,这一片尤其是这条巷道的民居,就是我们社区发展民俗旅游的‘主力军’。”社区干部依比布拉·吐尔逊介绍说,艾力·麦亥麦提家的房子始建于1999年,“当年的2巷没有现在这么整洁的环境,大家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随着伊宁市委、市政府的加大投入,让大家伙儿的日子不仅越过越干净卫生,也越来越富裕了。”

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喀赞其民俗旅游景区内,各族群众聚居在这里,最大程度上还原了这里纯粹、自然的民居风貌和生活常态。“我就是那个草头‘王’的黄老汉!这个我已经跟艾力说了好多遍了。”从广州来到喀赞其旅游的老黄,身着一件轻薄羽绒服,显然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气候,但言语中,已然和艾力大叔打成了一片。


喜庆的日子。 陆华春 摄

“没来之前,就听说伊犁人性格豪爽。但是这亲自一走,感受到了他们的生活还真是现代化。像艾力家的这个房子,放到广州那也是豪宅,佩服加羡慕啊!”听到老黄的夸奖,艾力的笑容已经写到了耳朵根子,“那就欢迎你们常来,我有机会也去看你们。”

听说了我们在艾力大叔家的情况,正在看员工们整理岗前妆容的喀赞其民俗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海力曼·阿吾提也忍俊不禁。“其实他家的这种热闹场景,我们几乎在旅游旺季的每一个日子里都能遇见。”海力曼·阿吾提告诉记者,现在是5月上旬,但对景区内各族百姓和公司员工的礼仪、卫生及消防工作的各项培训都已经在4月中旬全部完成,“比如,我们的导游团队由十几个民族构成。现在我们的员工和喀赞其景区里的各族群众都清楚地认识到,不管是谁,从哪里来,大家都是朋友,我们生活中的和谐幸福、大家伙儿的互帮互助已经成为了伊宁市的一张名片。”

快要结束喀赞其的行程,广州老黄把记者叫到了一边:“小伙子,你们这里的小朋友是不是都‘培训’过啊?每一家的小朋友都会跟我们打招呼,离开的时候也会跟我们挥手道别。”记者与依比布拉相视一笑:“老先生,这些年来,我们这里的孩子们都是这样待客的。不信,明年您来,他们还是会一样欢迎大家的。”

从我们一路的所行所见,从艾力大叔、海力曼和依比布拉的侃侃而谈中,我们不难看出,生活在伊宁市的各族群众作为一个整体,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这方热土倾注了远高于“民族”、“血缘”等等概念的大爱;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份超越民族界限的大爱,这份为和谐在心中,融合在血脉的理念才会深深根植在不同民族、不同面孔的百姓个体心中,直至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这是市井生活中动静皆宜的纽带

5月6日,位于伊宁边境经济合作区的李铁8号足球公园球场上,5支民族构成、年龄结构、身形体能都不太一样的5人制足球队来了一场“混战”,赛制很简单,进球就换下一队。


供游人观光乘坐的马车。

“今天来的最远的一支队伍,是从伊宁县愉群翁回族乡来的,基本上都是回族哥们儿。就是身穿德国队经典款球衣的这一队;年龄最大的就是‘老伙计’队了,平均年龄40岁得往上说了,再小一点的,就是平均年龄30以上的‘老男孩’队。常来踢球的还有一支纯纯的哈萨克族球队,名字很霸气——‘金箭队’。”足球公园的经营者叫陈长江,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伊宁市小伙儿,几年前,就是因为从小心心念念的足球梦,他辞去了先前的工作并一手打造了这个伊宁市足球爱好者的乐园。

碰巧的是,陈长江在伊宁市第八中学读书时的班主任高俊杰老师,就在场上的“老伙计”队中奔跑,射门。“别看高老师今年都奔五的人了,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对了,高老师是锡伯族,就是那个除了东北就咱这才有的锡伯族。”陈长江说。

趁着场下休息的时间,记者凑到了高俊杰的身边,随着和他的寒暄,记者才了解到,到陈长江这里踢球的伊宁市各族足球爱好者,三四年间已经远超600人。让记者一点都不意外的是,因为同样爱好凑在一起的不同民族球迷,恰好从另一个层面印证出同样的一份浓浓民族情。

“别看愉群翁回族乡那支球队是回族娃娃为主,但是汉族、东乡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都有。我们队里,我是锡伯族吧,还有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等等。我,各个民族的语言都懂一些,踢的‘养生’一点的时候,大家喊个话还需要做个‘翻译’。要是紧张一点,那就根本不需要了!”高俊杰笑着说。

记者了解到,常在这里踢球的球迷们,还经常联合起来做一些爱心慈善活动,2017年9月24日,“老男孩”足球队和伊宁市爱心公益服务中心的爱心人士就前往伊宁市第十八小学举行过“足球传情、金秋助学”活动。34岁的杨永是“老男孩”足球队的负责人,杨永告诉记者,“身边各民族的朋友都有,我们也一直想齐心协力做点事。当初的这份心意,就是想为他们送去多一些的关心和爱心,既让孩子们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也让团队更团结。”

从伊宁边境经济合作区移步伊宁市另一个“神奇”的地方——六星街。之所以说六星街神奇,不仅仅因为这里民居林立,更是因为这里有一座六星街民俗文化陈列馆,馆中之馆,则是属于俄罗斯族老伊宁人亚历山大·谢尔盖维奇·扎佐林的手风琴博物馆。

5月7日,走进陈列着亚历山大45年收藏的800多台手风琴的博物馆,还没一览全貌,耳边就飘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我们8个人,来自8个不同的民族。再过一个星期,我们就要去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参加《民歌中国》栏目的录制。”州党校塔塔尔族教师海扎托拉·艾尼瓦尔如是说。州公安局退休干警巴哈提·马拉别克告诉记者,每次大家来到亚历山大这里排练是最开心的,“不要说是你,就是我们几个老家伙有的时候交流起来,各民族的语言都会有,但最神奇的是,我们都能听懂。这就是,我们都是伊犁人,都是伊宁市人。”

欢乐喀赞其。

“我今年59岁,15岁时开始帮别人修理手风琴。就是因为热爱生活,爱唱歌,爱这个手风琴,我才把收藏手风琴这事坚持了这么多年。但是最重要的,现在我所有的收藏都能有这么好的条件展示出来。”亚历山大说,16日《民歌中国》节目录制时,手风琴合唱团要唱的曲目有《喀秋莎》、哈萨克族民歌《加尔加尔》,还有一首他作词作曲的《我的祖国——中国》,“我们就是要把伊宁市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和谐生活唱出来,唱给祖国听!”

歌有歌的故事,舞也有舞的故事。每天早上来到伊宁市人民公园,都会有很多老人身穿统一服装,头顶维吾尔族花帽,踏着节奏明快的舞步,跳起欢快的麦西来甫。

而这个伊犁小花帽舞蹈团的负责人,是一位蒙古族汉子——温海元。“我原来在石河子工作,因为业务原因常来伊宁市。到后来选择定居伊宁市,就是喜欢这个多民族聚居的神奇的地方。”温海元告诉记者,来伊宁市工作是20年前,选择定居在伊宁市是10年前,“10年间伊宁市人民公园跳麦西来甫舞的人们越来越多,我也打心眼里爱上了这个舞种,爱上了这个地方。”经记者目测,仅7日采访当天,在伊宁市人民公园合着乐曲翩翩起舞的各族群众,就有近300人之多。

“早上人少,以退休的老同志为主。到了晚上,基本上几米十几米就是一拨跳舞的人。”说话间,温海元启动自己的小三轮,三轮车上有全套的音响设备,“我要去前面的小广场上放音乐了,去晚了大家伙儿就不高兴了!”

无论是足球、音乐还是舞蹈,都不太需要语言的支撑,就能连接人们的心灵。而不论是奔跑在球场时刻,还是奏响开心的旋律,抑或是舞动在生活里,那份水乳交融的情感就已经流淌在伊宁市各族人民的心中,成就了稳定和谐的美好生活。

这是寻常巷陌中最有味道的融合

今年34岁的朱杰,是一位已定居在伊宁市,故乡在宿迁的江苏小伙儿。可他每天从事的事情,却跟绝大多数的伊犁人都扯得上关系。

“伊犁人的饮食,其实从骨子里就有一份大气!”身为伊犁河宾馆餐饮部经理的朱杰说出这番话,多少让记者有点意外。“就从奶茶说起吧,我们这里的奶茶,必须佐以上好的红茶,茶叶水要熬制一会儿,沥出的茶汤没有茶渣是最好的。兑制奶茶的时候,先放茶汤做底,加上浓浓的本地鲜奶、食用盐少许。最重要的是得有一个时刻让水温保持80℃以上萨玛瓦,保持口感温度的‘滚烫’,和伊犁人的热情一样。然后把这些综合在一起,才能兑制出一碗地道的伊犁奶茶。”都说奶茶是伊犁州直、塔城、阿勒泰地区的哈萨克族特色茶饮,可让朱杰引以为傲的是,曾有阿勒泰地区的客人入住并品尝了该宾馆精心兑制的奶茶后,经客人返回家乡推介,真有阿勒泰的同行前来“取经”。

“其实要说地道,三地都是哈萨克族的聚居地,风味多少会不同。但偏偏就是伊宁这个地方,能够杂糅起来自不同地区的饮食元素,让大家在口感上有一个神奇的‘统一’。”朱杰的话语,已经为伊犁的美食做了最好的注脚。

坐落于伊宁边境经济合作区的金凯美食城,又是一个体现了伊犁多元饮食特色的地方。在南京市一家外企工作的哈密姑娘曹喻,2018年夏天自驾来到伊宁市,最终在金凯美食城所品尝的一桌美食至今念念不忘。

“比方说椒麻鸡吧,我还没离开新疆的时候,在乌鲁木齐和哈密都吃过,但伊宁的这一盘就是与众不同,红椒、大葱配上浓郁的汤汁,感觉太好了。还有面肺子,对!这个东西我只是在新疆大学读书的时候吃过,都说伊犁面肺子最地道,最终还是让我吃到了!”锡伯族的爆炒羊杂,维吾尔族的馕坑羊排,回族的凉粉……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快一年了,曹喻说起这些还是如数家珍,“对了,在那家餐厅,我们还看到了不同民族的节目。有一个维吾尔族小伙子用他们的传统乐器弹奏了好多乐曲,就有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主题曲,真的是厉害到‘爆’!”相信有着这样经历的外地游客,并不只是曹喻一人,而在伊宁市寻常巷陌里的这份多民族共同烘托出的热情,谁来到这座城市,都会懂。

潘津镇下潘津村露地蔬菜种植大户彭昌金所从事的工作,也跟这份浓郁的伊宁味道有关。今年,彭昌金培育菜苗50万株,其中13万株用于免费帮助各族村民。

4月24日,英也尔镇界梁子村的22户巩固脱贫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老彭给他们提供了免费的菜苗。而他们,只是彭昌金多年来帮助的一部分村民。

“我通过种植蔬菜过上了好日子。作为一名党员、伊宁市人大代表,我要为脱贫攻坚做事,让更多的村民走上富裕之路。”彭昌金说。4月是种植露地蔬菜最好的季节,也是彭昌金最忙的季节,除了要种好自家的地,还要帮助周边村民发展露地蔬菜种植。在他的带动下,下潘津村村民种植露地蔬菜的热情高涨,收入也连年攀升。

2014年,为了抱团发展蔬菜种植,彭昌金发起成立了昌潘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从2015年开始,彭昌金每年为合作社成员、困难村民免费发放菜苗10万余株。

下潘津村村民艾克然木·阿布都拉就是受彭昌金长期帮助的村民之一,这些年,艾克然木将露地蔬菜种植产业发展得红红火火。去年,艾克然木种植了7亩蔬菜,彭昌金为他免费提供了7000株卷心菜、西兰花等蔬菜菜苗,收入达4万元。

艾克然木说:“彭昌金像我的哥哥一样,我有什么困难他都会帮助我,不仅给我菜苗,还手把手地教我种植。我过去不会种菜,现在已经是行家里手了。”

今年,彭昌金将帮扶范围扩大到巴彦岱镇、英也尔镇等周边乡镇的困难村民。界梁子村村民哈尼可孜·卡斯木的丈夫两年前因病去世,家里的生活陷入困境。去年,彭昌金为她送菜苗、送技术,帮助她发展庭院经济。从此,哈尼可孜1亩地的院子不再荒芜,还给她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得到彭昌金帮助的村民都记得彭昌金,但彭昌金却已记不得、算不出自己到底帮了多少村民。他说:“过好日子,这是老百姓的大事。我出点汗没关系,关键是每一个人都要努力。能帮多少年我不知道,但我能保证,能帮一年那就是一年。”

1997年前,巴彦岱镇干沟村农民吐尔汉江·吾买江开始了从农民到劳务经济人的华丽转身。从那一刻起,他没有守着赔偿款“坐吃山空”,23年的时间里,他愣是在别人不看好的情况下,趟出了一条致富路。23年,经由吐尔汉江之手送到伊犁河谷各县市,周边各地州就业的各族兄弟姐妹,已有万人之多,23年后,他成为巴彦岱镇众所周知的——好人。

吐尔汉江·吾买江介绍,他给农民介绍工作是要赚取一定的“差价”,这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不怕说出来。其实,他赚取的“差价”收入很有限,他家的生活并不富裕。

用村民的话来说,吐尔汉江·吾买江挣的那点钱,还没有给村民们垫付和借出的钱多。“向他借了钱,他从来不催着还。”“村民家里有困难了,他不仅帮助找工作,还会及时救济,但从来不图回报。”村民们对吐尔汉江·吾买江这样评价。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很多村民在打工时往往不愿意交纳上百元的保险费。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吐尔汉江·吾买江在劝说无果后,都会自己掏腰包给大家垫付保险费。“有一次,20多个农民工都不愿意交纳保险费,吐尔汉江·吾买江一句话没说,自己承担了所有人的保险费。”

2013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吐尔汉江·吾买江通过自己的人际关系,为村民们联系到一个大型停车场清扫积雪的工作。这个冬天,只要下雪,村民们就去停车场扫雪,平均算下来,每位村民每清扫一次雪就有上百元收入。吐尔汉江·吾买江对记者说:“这个活儿谈下来总共是11万元,其中10万余元都进了街坊邻居们的腰包,这是我最高兴的事。”

饮食里的味道,是味蕾可以感知到的;融合聚居的美丽之处,则是用心灵才能感知的味道。在这篇文字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字就是“神奇”。一段段深埋在伊宁市人生活里的,不能不说的“密码”,俨然已在“丝路花城·彩色伊宁”长成参天大树,并化作片片荫凉反馈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东边日出西边雨,我们走过伊宁市的街头巷尾所收集来的一个个故事,是不是能说出伊宁市的“道是无情胜有情”呢!(文|记者 何荣 通讯员 瞿兆云 图|除署名外由伊宁市统战部和李铁8号足球公园提供)

上一条:武进自然资源局为受援地“问症把脉”
下一条: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跨境金融实验室正式揭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